吳陽陽
  張永財
  陶天權">
  吳陽陽
  張永財
  陶天權
  9月23日下午,廣州市政協今年第二次“知情問政”活動舉行,28個政府部門在珠島賓館列陣,接受383名政協委員的集體問政。熱鬧過後,除了“明星委員”曹志偉和韓志鵬外,你還記得誰?
  就在今年“知情問政”的第二天,曹志偉跟進的“人在證途”提案,獲廣州市發改委的面談答覆。然而,帶著相似問題參加問政的廣州政協委員吳陽陽,卻沒有得到相關部門的任何反饋。
  曹志偉、韓志鵬,這兩顆廣州市政協委員中最亮的“星星”,無論走到哪,總是光芒四射。而在大多數媒體的聚光燈之外,絕大多數還是“非知名委員”。有意無意間,他們被忽略了,但他們仍在奔走、堅持發聲。讓我們給他們多點關註、多點掌聲。
  “新丁”委員吳陽陽:“怎麼沒人聯繫我?”
  “太快了!曹委員的問政,發改委和法制辦一天就回覆了。怎麼沒部門聯繫我呢?”昨日,看到各大報紙上“市民卡可整合駕照、身份證信息”的新聞時,廣州政協委員吳陽陽嚇了一跳。
  9月23日的“知情問政”會上,吳陽陽和另一名廣州政協委員李震霄,也曾關心推動市民卡向“一卡通”轉變的議題。當天,兩人手持一張密密麻麻印了11個問題的A 4紙,一口氣走訪了5個部門,其中就有廣州市法制辦。
  吳陽陽是廣州傑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副總裁,在信息網絡建設領域屬知名專家,但當市政協委員,她則是“新丁”。
  吳陽陽長期關註廣州社保卡(俗稱“市民卡”),在她看來,把更多的功能和信息加進市民卡,“從技術上看,完全沒有問題”。
  “知情問政”會當天,幾個細節讓吳陽陽印象深刻。在廣州市法制辦的攤位上,她問政府是如何收集市民的各種信息、放進社保卡中,同時如何保護市民隱私。當時,廣州市法制辦負責人試圖用手機“百度”出答案。“真沒想到,如果這個問題能百度出來,我還會問嗎?”
  隨後,吳陽陽來到廣州市公安局攤位,正在咨詢時,知名委員韓志鵬走過來了,身後跟著一大堆媒體記者。工作人員見此陣勢,馬上迎過去,並轉身搬了把椅子放在吳陽陽旁,讓韓志鵬坐下。後面的記者為努力靠近韓志鵬,爭相往前擠,甚至擠到吳陽陽身上。
  吳陽陽堅持問完每一個問題,並認真記筆記。結束後,她說,相關部門的態度都很好,但主動性卻不夠。“我真想讓那些告訴我‘有計劃,但記不清’的工作人員回單位把制定的計劃給我送過來。”但她又加了一句,“我不是知名委員”。
  知名委員曹志偉的問政,一天就得到回覆,而她的問題則無部門回應。吳陽陽表示能夠理解,“曹委員(曹志偉)是我學習的榜樣,他花了很多精力在參政議政上,我做得還不夠。當不當明星委員?我無所謂。只是想利用我的專業知識,多做一些事情。”
  委員鄭德珵:“我不是來作秀的”
  比起“新丁”委員吳陽陽,現年62歲的鄭德珵連任兩屆廣州市政協委員,參加廣州市政協“知情問政”會起碼六七次了。今年,來到珠島賓館八角廳的他,一開始並沒有打算參與咨詢,“現在,問題尖刻一些,就不受待見,或者回答不到位”。
  身為廣州證券有限責任公司副總裁的鄭德珵,之前準備的3個問題都是當下最受關註的政經話題:一是探討民資能否幫助化解城投、水投等地方融資平臺的債務;二是提出廣州能否組建大型民資集團,助力地方金融;三是問政國資委,國資控股平臺與國資委今後關係如何。“這是我從二三十個問題中挑出來的”。他說。
  當天下午,帶病問政的鄭德珵聲音沙啞,但還是準時出現在問政大廳。轉了一圈後,他說“現場太亂,跟趕集似的。我提出的問題都比較專業,不是一句兩句話就能說得清,更適合安靜坐下來談”。
  現場,一幫記者閃著燈簇擁著韓志鵬從他面前呼嘯而過。鄭德珵看了看說,“我還是不問了”。在記者勸說下,鄭德珵還是在廣州市水務局剛空出的問政攤位上坐下。
  他向廣州市水務局副局長吳學偉提問,廣州民營資本能否參考中國民生投資集團的運作模式,參與到水務建設中來。“這個確實是未來的方向”,對方回答後雙方交流了大約6分鐘,其間有記者湊上前,聽了幾句便匆匆離開。
  兩人握手道別時,鄭德珵身後傳來一陣騷動。記者們“架著”韓志鵬向廣州市水務局攤位逼近,吳學偉立即起身,鄭德珵則迅速逃離洶涌而來的人群。
  事後,鄭德珵說,他對當天的問政並不滿意,“連民資占比多少都沒說清”。至今,他也未接到廣州市水務局對他提問的更多補充。
  會否覺得當知名委員能獲得更“優厚”的待遇?鄭德珵答,“一個人的精力有限,難以精通所有領域,所以我不可能像韓志鵬那樣問太多。如果帶著不成熟的問題來,也浪費會部門的行政資源。”他還補充說,“我不是來作秀的”。
  委員陶天權:不是專家卻直擊要害
  來自澳門的政協委員陶天權,在澳門、中山經商,能講一口流利的普通話。問政當天,他是廣州市水務局的最後一名訪客,與水務局副局長交流了半個多小時,一直到問政結束。輪到他問時,被“轟炸”多次的水務局攤位已沒什麼人光顧,“我是看你們記者都問得差不多了,再過來的”。陶天權說。
  沒有太多人圍觀,交流氣氛相當平和,但陶天權的問題相當不“平和”,“現在有沒有總結不成功或者說不太完美的教訓?錢也花那麼多了,時間也那麼長了,現在整治河涌到底有沒有一個有效的、長期的規劃?完成規劃大概要多長時間?估計要多少錢?”
  從反思到時間表、投入,個個問題擊中要害。陶天權說,他問這些,倒不是因為對廣州治水研究得多,“其實都是做事的邏輯”。
  “看得出新一輪治水‘不是多點開花,而是一個一個的’局部戰役‘”。陶天權的點評得到吳學偉的贊同,“對,就是這個思路,這次就是要治一條成一條,不能撒胡椒面兒”。
  說起“明星委員”,陶天權並不認同,“只是有些委員能認真履行委員職能,比起沒那麼認真的委員,影響力自然就大些”。他認為,有些所謂明星委員是被“捧”出來的,“包括傳媒和一些領導”,再加上“自身言行的出位”。
  委員張永財:結交“人脈”為問政
  今年的廣州市政協“知情問政”進行到中段,不少政協委員已完成咨詢,來自香港的政協委員張永財,手上拿著一大疊材料匆匆走向廣州市金融辦攤位,“我今天準備咨詢4個部門,剛纔已走了市工商局、市經貿委和市外經貿局”。他邊走邊說。
  張永財可說是當天問政現場最積極的港澳委員之一。他是香港一律師行的合伙人。出於職業敏感,他總是希望獲取更多的信息和政策。作為港澳委員,他說自己一直都很重視廣州市政協的“知情問政”。已參加了三四次“知情問政”的張永財表示,這是難得的機會,現場可以聚集那麼多政府部門,一方面對各部門職能可以有更多瞭解,還可藉此多認識一些政府部門的人,方便今後直接溝通。張永財並不諱言,這可讓他結交更多人脈。
  雖然現場多以咨詢為主,張永財也關心與港澳相關的領域,並希望有所建言。張永財說,他對南沙很關註,“現在廣州對於南沙的宣傳太少了,很多人對橫琴、前海已有了明顯實感,但對於南沙這個區域品牌的認知還停留在多年前,希望廣州要加大宣傳力度”。
  曹委員(曹志偉)是我學習的榜樣,他花了很多精力在參政議政上,我做得還不夠。當明星委員?我無所謂。只是想利用我的專業知識,多做一些事情。
  ———廣州市政協委員吳陽陽
  我不是來作秀的,一個人的精力也有限,難以精通所有領域,所以我不可能像韓志鵬那樣問太多。如果帶著不成熟的問題來,也浪費會相關部門的行政資源。
  ———廣州市政協委員鄭德珵
  記者觀察
  知名與非知名
  政協委員也分“知名委員”和“非知名委員”。
  “知名委員”的優勢在於,擁有更大的影響力,所以他的提案、意見或建議能夠被更廣泛地傳播,能夠被更多民眾所瞭解、所認同,同時更能夠引起有關部門的重視,從而有望更有效地推進問題的解決。
  “知名委員”這個光環也意味著更大的責任———必須利用作為公眾人物所具有的廣泛社會影響力,深入基層,大膽建言,推動提案,從而更有效地推動問題的解決。
  反觀,“非知名委員”常常成為“沉默的大多數”,即使有“侃侃而談”、積極建言的,也常常被忽略。因此,我們關註“知名委員”的同時,也要關註“非知名委員”的發聲,關註後者有多少被聽到,又有多少獲得回應。
  同時,我們期待“非知名委員”被更多地感知,期待“非知名委員”通過積極的參政議政,成為“知名委員”;更期待政協為“知名委員”擋風遮雨,因為他們的初衷畢竟還是維護公共利益。
  統籌:南都記者 李曉瑛
  採寫:南都記者 馮葉 李曉瑛 李文 李拉 實習生 游子煜  (原標題:給寂寞的“非知名委員”多點掌聲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s77tsxgoy 的頭像
ts77tsxgoy

吳哥窟

ts77tsxg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